无障碍版 全站搜索:
  • 1
新闻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视频 > 新闻

定向医科生不愿去基层 委员吁出政策解后顾之忧

发布日期:2013-04-07 10:41 信息来源:转载 分享至:

  “基层卫生人员短缺已经成为制约基层医疗卫生改革的关键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宁夏医科大学校长孙涛一直关注基层医改和医学人才的培养问题,他认为,老百姓的医疗保障水平在逐年提高,基层卫生机构建设的投入也在逐渐加大,但是老百姓无论大病、小病依然不愿意前往基层医疗机构就诊,除了基层卫生机构质量不到位、功能不完善外,最根本的原因是基层医疗卫生缺乏高素质、高层次的医生。

  数据显示,目前在西部地区,以千人为单位,不论是每千人农村人口拥有的卫生院的数量、还是每千人农村人口拥有的村医的数量都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每千人拥有的乡镇卫生院的编制人数或者是村卫生室的人数,西部地区大概是0.91和0.95,而全国的基数是1.18。这个数据说明了西部地区卫生人员的短缺情况非常严重。此外,基层卫生人员的层次也比较低,以宁夏为例,基层卫生人员中专以上学历不到40%。

  为了解决基层卫生人员的短缺问题,从2010年起,中西部地区各地方高等医学院校根据国家发改委《关于开展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工作的实施意见》,已连续三年开展了免费医学生培养工作,重点为乡镇卫生院及以下的医疗卫生机构培养从事全科医疗的卫生人才,正在培养的15750名在校生2015年后将陆续走向基层,服务群众。

  宁夏医科大学目前有180名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再过两年,第一批50名定向医学生将走出学校,但是近来孙涛在对订单培养的医学生进行就业意向调查后发现,有70%的学生表示自己有些后悔了,对后续政策有担忧和犹豫,还有23%的学生则感觉到很迷茫,仅仅有7%的人明确表示愿意到基层去。

  这个结果让身为校长的孙涛警觉:定向培养的学生为什么不愿意到基层去?为了往基层输送人才,国家和学校投入了大量的财力、物力,如何才能让惠民政策真正落到实处?

  就业前景不明朗 定向医科生不愿下基层

  “定向生明白自己的出路,他们是签着教育协定来的,因此他们最关心的就是到了基层能够拿多少钱、有没有编制、将来的晋升能否解决,但是这些问题现在都没有相应的政策规定,让学生难以下定决心去基层。”孙涛委员告诉记者,农村订单定向培养计划虽然规定学生毕业后要到基层服务6年,但是,对于学生到基层后的具体的待遇、编制、晋升问题却没有出台相应的配套政策。目前只有培养院校与学生本人之间的一纸免费教育协议制约,按照当时发改委、财政部、卫生部和人力资源部下的文件,要求卫生机构应该和学生再定一个定向就业协议,这个协议目前还没有。

  孙涛委员认为,让医科生下基层,除了高校定向培养这一环节外,更为重要的是学生走出校园的就业政策引导和配套措施完善,解决医科生的后顾之忧。以职业晋升为例,现行政策规定,在一个乡镇卫生院要解决晋升问题,就需要按照县卫生院的标准来要求,比如说发表两篇论文。但是,这样的要求,对乡镇卫生院的医生、农村的村医来说,实际上是很难做到的。所以,我们提出,要为基层医疗卫生工作建立一个全新的机制。

  “因为没有明确的政策引导和完善的配套措施使得定向培养的学生最后‘下不去’,我们有过失败的教训。”孙涛委员坦言,宁夏医科大学2010年以前曾经试验过从农村定向招生培养计划,但是最终以失败告终。第一批招收了60个学生,最后几乎都留在了城市,无法留在大城市公立医院的就去了民办医院,甚至宁愿转行也不愿意回到乡镇医院。其原因自然是乡镇和城市医院的待遇差距太大。

  孙涛委员表示,作为教育者,希望自己培养的学生能够“下得去”,切切实实能够为老百姓解决最基本的医疗问题,所以希望国家在政策上做得更完善些,政策不完善就会出现免费医学生违约不到基层服务、违约转岗、违约跳槽、违约提前结束服务期限、服务意愿不强、服务质量不高等现象。

  “我特别强调西部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再加大投入力度,前期那么多钱都花了,如果后续工作跟不上,最终会造成国家更大的浪费,当然医保想实现的目标也很难实现了。”孙涛委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农村订单定向培养,国家近几年将在此项工作中直接投入17个亿左右[直接投入近5个亿(15750人×每年6000元补助×5年=4.725亿元),间接投入近12个亿(15750人×每年15000元正常培养经费×5年=11.812亿元)]。只有完善学生毕业后的激励政策和保障措施,加大后续投入,才会更加有力地保障先期投入的实效性,从而使先期投入产生的各方面效益成倍增加。如果不重视定向医科生走出校园后的就业引导和激励,可能导致国家政策落空、高额投入浪费、医疗卫生人力资源浪费等问题,基层无人看病,基层无处就医等问题仍然无法解决。

  把人才送达基层需要正向激励和反向约束双重机制

  今年的两会上,孙涛委员提交了一份《关于完善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工作政策的提案》,呼吁国家相关部门重视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的后续就业问题,采取措施保障向基层卫生机构输送人才的惠民政策能够落到实处。

  “培养的学生能够服务基层医疗事业自然是我们期望的,但是学生自身职业发展和待遇条件我们同样关注。我认为要让医科生毕业后愿意到基层工作,需要为他们提供工作和生活的保障。”孙涛委员建议相关部委及地方政府尽快明确农村订单定向免费医学生毕业后的去向、基层工作条件、待遇、津贴、业务开展、晋升机制、住房保障等措施,进一步完善激励政策和保障措施,加大后续投入,在增加编制、改善就医环境、提高待遇(在津贴、工资、奖金、保险、退休待遇等方面与城市医疗卫生工作人员持平或偏高)、加大培训力度、解决配偶工作、改善子女受教育环境、改善住房条件等方面给予倾斜,以便培养出真正能下得去、真心能留得住的基层全科医生。

  此外,孙涛委员表示,作为一个要解决民生问题的好政策,除了正面激励外,还要有一定的约束机制。孙涛委员介绍,当前的政策规定了学生毕业后要在基层服务6年,如果违约则应该把每年6000元的资助费退给国家。但是,具体执行中,谁来监控学生是否到基层服务,如果违约,钱应该返还给谁,国家的政策也没有明确负责的部门,这些也不属于学校管理范围。因此,对于学生是否定向到基层服务,我们几乎没有任何约束机制。“我们讲究以人为本,并不是一味去迁就定向培养的学生转行、不去基层等行为,使国家政策最终难以落实到位。我们应该建立反向约束机制来保障学生到基层服务。”孙涛委员认为泰国的定向培养机制值得借鉴。他介绍,泰国所有的医学生毕业以后,都必须在基层医院干三年,三年之后再转向,其中一部分人转向大医院,有一部分人仍然在基层工作。定向培养的医科生毕业后必须在乡村工作12年,如果违约了,要赔偿6.6万多美元,约合人民币42万元,这样的反治措施就很少有人愿意违约了。(韩柳洁)(来源:人民政协报)